关闭

提示

首页 > 家居 > 正文

她65岁一个人到深山造房住:活着,就是人生最大意义

信息发布者:大新镇村网通
2019-07-12 18:53:43


高木拍摄的“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”

高木由利子是一位著名摄影师,

也是服装设计师三宅一生的御用。

三年前,65岁的高木在日本轻井泽,

偶遇了一片1440平米的自然山林土地。

她说自己的人生梦想,

就是在死前为自己盖一栋房子。

于是她考驾照、做装修,

下决心搬来森林生活。

“女人,最重要的还是独立,

经营好自己的生活,

就是一份事业,

活着本身就非常具有意义了,

不能辜负。”

我是摄影师高木由利子。出生在纽约,之前在欧洲十七年在东京待了三十五年。一年半前搬来了轻井泽。

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一个地方定下来生活,之前60多年的人生,几乎都在旅途摄影创作中度过,好像没有下一个目的地就会整个人求欲不满似的。

三年前,65岁的时候,突然听说朋友在这片区域买了一块巨大的地,好奇来到轻井泽看一看,就这样我遇见了这片土地,爱上了这些大树,当场决定搬来这里。

当时没有驾照,也没有在深山里生活过,但内心有个坚定的声音,一定要和这片大自然住在一起。

最终买下的这片土地占地面积是1440平米,房屋居住面积只有135平米。整个建筑设计上最重要的就是与自然融合。

梦想,在死之前想盖一栋自己的房子

为了保留原有的大树,根据树的动线,建筑往三个不同方向延伸形成一整个空间。房子在3个方向呈直线,连接起来的部分是曲线。

虽说轻井泽属于日本非常有名的度假胜地,大家住在这儿只是为了放松休养。但我的家同时也是工作室,所以我希望家里是需要保持一定的紧张感。

走入室内你会发现,这个家是颠覆了一般人的空间意识。

因为基本上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没有界限,所以内部所有空间都是打通。

从玄关进来后,先是办公区域,有一整面弯曲的窗户,可以看到整片自然。走道两边储存着我所有的摄影作品,全是自己手工冲印。

往里走,做了一个日式的客房,毕竟有很多从大老远赶来这里的朋友,能住下的话,大家也好度过更放松的时间。

我现在在的是主空间,我一直向往一个全黑的工作室,其实仔细看用的全是墨色,有些微妙的层次感,家具、摆件也全部都是选用了墨色、深色。

并且我给这里所有的家具都装上了轮子,全部可移动。稍微组合一下,就能变成客厅、餐厅、摄影棚等,是个多功能空间了。

地板、墙壁都刷了墨色,站在深色背景前,人或物都会更显眼,说些夸张的话,就好像那人经历过的种种人生,都被刻画出来了。

厨房的话,因为喜欢做菜,怕每天在厨房做炖菜和果酱一天很快就结束了,所以我把厨房设计得非常小。厨房背后还有一扇隐藏的小门,与客房相通。

卧室在独立的一个区域,因为是私人空间,所以用的是纯白色。卧室不大,这个家主要还是为我的摄影工作服务,所以私人空间一点点就够了。

房子中央由一个三角空间连接三个区域,也是天顶最高的部分,自然光从这里洒下,非常舒服。

阴翳礼赞之家

我虽然大半生在欧洲生活,但现在有机会造自己的房子还是会想回归日本美学。

首先,我不喜欢人工照明,家里虽然有装但我几乎不开灯,并且所有的照明都是可调节的。

日本的房屋不是“阳”性的存在,相反,它是“存在所衍生的影子”,仅仅是一种“效果”而已。自然状态下的光与影,是这个家的灵魂。

设计上,光线是从有限的角度摄入室内,并且主光源都是从侧面进入。平时拍摄时都会打光让模特看着光鲜动人,那在家里也一样,巧妙地利用自然光线能让来做客的朋友看着都是美男美女,令人舒心。

客房的地窗

小窗

院子里,分布着不同植物。那从室内望出去的时候,我希望透过窗看到的是一个景,而不是一整片没有重点的绿植,因此每一扇窗的形状、大小、开口朝向,我都反复思考过。

工作区的大窗朝东,上午特别适合工作,而厨房朝西,下午给自己做些茶点时,夕阳洒落那真的是太美了。

像和式的客房里,我做了一面地窗,这也是日本的传统,通过看地面的景色,来感知一年四季自然的变化,春天满地樱花、秋天落满红叶、冬天则是厚厚白雪……

秋天的红叶

冬天的雪

庭院

搬来这里后,我完全爱上了庭院工作。整个庭院超过1200平,院子里东面是枫叶区、西面是樱花区,最老的是一棵150年树龄的樱花树。

最近还在向一位年轻的造园家学习枯山水,为了配合家里的暗色调,枯山水选用的也是黑色石子。对我而言,枯山水是才开始的修行,现在还做的不太好,哈哈。

一个人、一只猫

现在我和我的猫—“天子”一起生活,她是从宇宙来的孩子。

搬来山里一年半,生活在大自然里却丝毫没有不习惯。我没有智能手机,也很少用电脑,太专注网络世界,人的感知都会变迟钝。

我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就是睡懒觉,但自从来到山里,渐渐习惯了大自然的节奏,整个人也变得规律健康了起来。

为了来这,我65岁才考取驾照,也算是人生大挑战了。女人最重要的是学会不依赖,即便是和谁在一起,大家都该是独立的个体。

高木拍摄的“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”

我现在还是摄影师,有拍摄还是要去的,和服装设计师三宅一生先生一起工作几十年了。

虽然不怎么用电子产品,但不代表我排斥时代,相反我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合作、他们会激发很多我创作上的灵感。

如果要说我的人生哲学,那就是在健康的前提下,直到死的那刻始终热爱摄影,保持好奇心。

经营好自己的生活,就是一份事业。活着本身,就非常具有意义了,不能辜负。


0
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网友评论
声明 本文由城乡在线(易村客)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城乡在线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城乡在线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